旋转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旋转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初发来讲鬼故事之灵堂[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06:14 阅读: 来源:旋转门厂家

老太太死了,很安详。

年过了八十岁,本来就是高龄的岁数,所以也是很正常。

她的灵堂设在东南城最拐角的一间屋子。

静静的夜,吹动着纱帐。

吹动真那条犹如古时候裹尸体的长长的帘子。

帘子随风而动,随风而飘,看起来就像有人在故意捣弄那帘子一样。

在今夜世界里,有些不为人知的小东西在随着夜翩翩起舞,它们有着好听的名字——萤火虫。

今天是老太太死后的第七天。

有人将这天称之为头七。

据说啊,死人在离开这人世间之时,他的灵魂还会在他生前的地方住上一段时间,而这恰恰好就是一个星期,只有死人在第七天的时候,他才会发觉自己已经死去。

所以在头七那一天也是死人煞气最大的时候。

晓月还死死盯着奶奶那张遗照,他有点害怕,害怕奶奶会从那张照片里突然走出来。

那间灵堂的门是锁着的,他妈妈和爸爸已经出去外面了。

一切都很安静。

突然间,在灵堂外面出现了一个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很微细,简直就像是……就像是人踮起脚尖走路一样。

有时候,有些声音听不到远远比听得到的好。

门是紧锁着的,可是不多时就被晃动了起来。

夜,死寂一片。

任何东西都像卡住的旧影碟,不管什么时候都像被横生地截断。

任何东西和音像都只停留着,犹如暂停的画面。

时钟上那指针仿佛被施了定身法,永远地停留在那午夜的十二点。

晓月望了望时间,“难道是爸爸妈妈回来了吗?”

晓月起了身,缓缓走向那道门。

门扉的锁还在。

他摸了摸口袋,那把钥匙竟然不见了。

他紧张地跑回灵堂里面,那几只蜡烛烛光依旧在晃动,整间灵堂有点阴暗。

不知从哪里来的一阵风忽然吹到了晓月身后。

晓月感觉到有人刚刚摸了他的脑袋,当然只是一瞬间。

可是他依旧还是感到了一种异样的冰冷。

刚刚那把钥匙呢?

他在那间灰暗的灵堂摸索着,似乎跟他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在哪里呢?”

“在这里!”

他的心突然咯噔一下,刚刚那声音,那回他的声音是……

他望了望四周,奶奶依旧平躺在那张床上。

他的眼睛肆意地去瞥了瞥奶奶的脸一下,那是一张熟悉而又惨白的脸,不带任何的一丝血色。

整个脸显得异样的慈祥。

突然,像是眼睑的错觉一般。

他好像看到了奶奶的眼皮子动了动,他擦了擦眼角,看错了?

一瞬间消失的错觉。

那时候的午夜开始有点冷,晓月开始有点打着颤。

门外的脚步声依旧是嘎吱嘎吱的。

>>

“铃!”

晓月吓了一跳,一把钥匙从那棺材边掉了下来,轻轻地和地面发生了碰触,发出了一个刺耳的声响。

门外那脚步声随着那清脆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而此时的晓月似乎听到一声极为粗重的喘息声。

那声音似乎就来自于她奶奶。

可是一个死去的人,怎么可能发出喘息的声音呢?

他感觉是听错了,于是他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清醒点,真是自己吓自己了。”

他捡起那把钥匙。

“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呀,都快过十二点啦,我……好困啊。”门口又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

晓月突然望了望那道门,是爸爸妈妈回来了?

可是为什么不敲门?

(等等,好像是门被开的声音。)

晓月心头一震。

他看了看那道门。

果然,那道门被缓缓打开。

那道门应该是锁上的,可是为什么……

晓月小心地走到那道门前。

他突然吓得退开了两步,他刚刚明明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刀。

是小偷?

他惊骇地快速躲回奶奶的灵堂里,果然不一会儿就蹿出了两条身影。

“大哥,是个灵堂。”

“真是晦气,不过能找到点好东西就不会晦气了,哈哈哈哈。”

晓月静静地听着,那是两个声音。

一个老成,一个年轻。

“等等,刚刚不是听到这屋子里有声音的么?”

“这屋子刚刚有人?”

“你别自己吓自己,人或许都出去了吧?”

“老大,门是反锁的。”

“那怎么啦?”

“那就说明还有人留在这里啊!”

“对哦。”那个老成一点声音的人突然喊道:“屋里面的人给我听着,不管你出来也好,躲着也好,现在我们两个就是要拿点东西走。”

“老大,他不敢出来,我们动手吧。”

“嘿,来吧。”

说着那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响,越发地接近灵堂的中央。

那是老人停放尸体的地方。

“老大,你看看这老人的首饰。”

“哇塞,这次可发达了,全都是好东西,不过,等等,你先看看这个,这是……”

“哎呀,老大,不就是张符纸么,你干嘛难么在意。”

晓月忽然记起他奶奶的床边似乎有张黄符,不过当时也没多理会。

“老大,你把她身子上那链子……”

“嘿,小子,你干嘛敲我的头?”

晓月从灵堂后偷偷地瞄了出来,不看还好,晓月一看之下,几乎吓了一跳,那黑暗之中,竟然站着一个人,是的。

>>

那个身影有点熟悉。

晓月躲在灵堂后面继续观察着他们。

“你这小子有完没完,叫你不要打我咯,你怎么又动起手来了?”

“老大我没有!”

晓月看着四周,突然觉得有点冷。

那个熟悉的身影缓缓回身。

一张极度苍白的脸孔。

那张脸赫然就是他奶奶的脸,晓月吓得几乎跳了出来,可是他还是忍住用手捂住了嘴巴。

“滴答滴答”

房间里的闹钟突然转了起来。

他奶奶对着晓月微微一笑,然后再缓缓转过头,望了望那两个小偷。

那两个小偷还在努力地扭动那个在老人尸体上的玉镯。

“该死的,你有没有感觉到脖子凉凉的。”

“老大,你也感觉到了?”

晓月远远地就见他奶奶将手掐向那两个人的喉咙。

“啊!”

夜里,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刺破黑夜。

晓月整个身子倒了下来,一时间晕了过去。

第二天的时候,晓月发现在他奶奶尸体旁边安静地躺着两具尸体,那两个人赫然就是昨晚偷盗的两个。

而他在他奶奶的嘴角上也似乎读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