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转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旋转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让更多的公民参与社会治理

发布时间:2020-07-13 11:40:10 阅读: 来源:旋转门厂家

继《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后,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近日再出高论,称中国未来应寻求社会创新与社会自治的发展,为建立更为完善和良好的社会制度而努力。

俞可平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社会组织发展十分迅速,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作用日益重要。目前在各级民政部门正式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已超过40万,实际存在的社会组织可能超过300万。这些社会组织正在对我国的经济发展、民主政治、生态保护、文化建设及社会和谐等产生广泛而深刻的影响。鼓励和引导社会组织的创新行为,对于促进社会建设,培育公民社会和完善社会管理,有着重要的意义。同时,以社会创新为起点,通过民间组织实现公民对社会管理的有序参与,不仅可以减轻政府的执政成本,而且更能体现公民的主体性,更能表达民意,更能激发公民的参与热情,更符合民主的精神。

俞可平的理论涉及一个是否要建立自主式社会模式的问题。在中国,几千年的习性已经形成了不可动摇的概念,一切都交由政府管理,百姓有纳税和守法的义务,同时也有依赖政府解决民生的思维。提高社会自治程度存在一些问题:首先,民间组织在政府监管下进行社团活动,与自主实行社团活动,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大量民间组织的成立究竟对于社会秩序和道德是巩固维护还是侵蚀冲击,没有实践证明是很难下结论的;其次,随着民间组织的壮大,社会事务和民生事务中的一部分将发生管理权的转移,这种行政上的“民进国退”是值得广泛讨论和慎重处理的,即使适当放宽民间组织的权限,但以这些组织的实力,能否担负起与政府机构同等的责任,令人深深怀疑。抛开别的领域不提,仅仅就灾难救护一项来说,尽管中国民间救灾组织很多,但在中等以上规模的救灾中,民间组织可以调用的资源和救助范围远远不足以覆盖灾区。而在生态保护、文化扶持、抢救传统等民间力量强大的领域,虽然都有着不错的成绩,但在涉及根本问题的解决上,也常常出现有心无力的状况。最后,实现社会自治的重要前提是公民素质的大幅度提升,在当今法制社会还在探索和完善阶段的中国,希望多数公民主动约束自身的行为,主动参与社会的管理和维护,既缺少法律的支持,也难有制度的保障。

无论是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还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对于一个健康美好的社会追求是人类自古以来的梦想,但过于完美的想象便会流于幻想,直至化为失望。社会的发展与进步不可能一蹴而就,全体公民参与管理、理性自治的社会也许不会永远是一个梦想。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社区治理是目前学界的一大热点问题,而公民参与是社区治理的本质要求。“社区”是指由一定数量成员组成的、具有共同需求和利益性的、形成频繁社会交往互动关系的、产生自然情感联系和心理认同的、地域性的生活共同体。社区最基本的功能就是满足人们的生活需求。——sunnannan

全民性的自治,该是循序渐进的过程,何况我们的自治是全新的社会主义式的自治,这需要个自我探索的过程。起始阶段,肯定大大小小的问题会有很多,这就需要和政府进行沟通交流。这也是发展过程中,需要遵行的首要准则。这样,大约才能真正实现我们的新型社会主义民主。——杨文

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深刻变革,公民参与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的思想观念也在深刻变化,社会组织得到迅速发展并涉及社会生活各个领域,正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因素,这样的背景对社会组织的功能和作用提出了更高、更新、更全面的要求。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一部分的群众性、社会性社会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职能正逐渐从政府职能中分离出来。而社会组织接近群众、运作成本低、效率高的特性使社会组织足以发挥自身优势,更好地提供各种服务以满足社会新的需求,能积极提供政策咨询,反映合理诉求,平衡各方利益,弥补政府和市场失灵,为政府职能的顺利转变创造条件。——慕岚

全民性的自治,应了广大民众的需求,但它是艰巨的,不可能一蹴而就,这是个不断探索不断改进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在实施的同时不会一帆风顺,这就需要全民的沟通与理解。——雅婷

全民自治,也许是我们实现乌托邦的最好办法。但自治组织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也依赖于法律法规的健全和约束。所以,我想现阶段可以实行政府与民间组织分权而治,同时进一步健全国家法制建设。——龙在天

以现在中国的社会环境和公民素质来说,实现自治基本是不靠谱的。在相当多的领域,在社会生活的多个方面,我们目前还必须要依靠法律和行政指挥来行事。尽管很多人相信,公民自治是一个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也是社会体制完善和道德圆满的境界,但这只能是一种梦想,起码对于当今世界来说,不但中国无法实现,欧洲和美国也无力实现。完全的公民自治社会将冲击许多现有完善的制度,而这些制度正是保证社会、国家、政府正常运转的基础。另外,完全公民自治需要强大和覆盖广泛的社会保障机制,以维护公民基本权益,这也是很难做到的。——高能

举一个例子,在全球金融风暴肆虐时,希腊的经济,注意,是以政府信用为抵押的国家经济,已经出现了破产的征兆,同样的,冰岛的经济也遭受了破产的威胁。冰岛举行了全民公决,也就是说在这一事务中,运用了公民自治的一些观念和手段。最后的结果是,冰岛全民否决了向外国投资者偿还欠款的决议,希腊政府则表示缩减财政来偿还欠款,结果导致了全民全行业的大罢工。两种公民自治,结果全然不同。希腊的公民自治结果虽然为它赢来了欧盟贷款,但代价却是政府信用的全面丧失;冰岛的公民自治更是令这个小国在政治外交和经济上输掉了最后一个铜板,在世界眼中,冰岛的信用跌到了最低。推行公民自治是一回事,国家决策和发展是另一回事,可惜的是,这两者间一致的时候少,矛盾的时候多。——娜娜

俞可平的观点在很多时候过于充满理想主义色彩了。以他的《民主是个好东西》来说,这种理论式的东西经过他科普化的演绎,看似平易近人,甚至是美味可口,但谁都明白,在中国实行民主是一件必须小心翼翼慎之又慎的事情。不但在各级政府工作和行政实践中,民主是一个要谨慎使用的词汇,在众多的社会事务中,民主同样是令人心怀敬畏的危险品。人人都可以谈论民主,但将民主落实到工作中却很难。如今,对于俞可平新提出的社会自治和社会创新,我们也只能是当做一种理论模型和社会理想来讨论,至于如何做到,恐怕就脱离的谈论范畴。——西门

提到公民自治,社会自治,恐怕多数人都会想到古希腊,那是一个公民自治的典范。按照史料记载,古希腊的城邦是一个完全由公民组成的主权的公民国家社会。“公民社会”的特点是全体公民自治,“人人统治大家,大家统治人人”,充满民主与自由。公民社会也培育和蕴含了一种公民精神,全体公民都是社会的主人,他们以极大的热情和积极主动的精神管理社会公共事务,同时也享受着公平的社会生活。古希腊公民社会的公民精神主要体现在:维护公共政治的精神;民主精神;自由平等精神;公民本位的自身价值精神;超越自我的社会公共精神。但请注意的是,古希腊从公元前4世纪起逐渐衰落。由于公民中贫富分化加剧,公民权与土地的关系日趋松弛,公民集体内部矛盾增加,公民自治社会开始瓦解。古希腊政体的倒塌说明了一个问题,从私有制确立以后,所有寄希望于公民自治的国家最终都以失望告终。——小白

从一个简单的事实就可以看出,实现社会自治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是不可能的。在俞可平的文章里,民间组织的能力和数量是实现他的社会自治理念基础,但民间组织所涉及的领域,有很多属于政府管辖范围。也就是说,这些民间组织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产生和政府的权力角逐。试问,在中国,特别是涉及到政府权力层面时,有可能出现民进国退的局面吗?如果政府放权给民间机构,不仅会产生是否造成权力失控的问题,更为政府职能缩水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从中国历史发展看,强大的中央政府永远是保障国家利益的基础。——尚阶

阜新西服制作

大安订做职业装

聊城工服定制

铜川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