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转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旋转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不一样的互联网生态

发布时间:2020-02-10 13:59:48 阅读: 来源:旋转门厂家

人们对中国市场特殊性的好奇,却往往最终被累加的疑虑甚至恐惧断送。

两周前,我第一次在硅谷的活动上做圆桌讨论的主持人,话题是:“从应用程序开发到创业:美国和中国”。如果你想了解硅谷和海外的开发者对中国的环境有多好奇和陌生,这个环节最适合不过了。

我们精心准备的很多问题并没有得到预期的回应,而他们对台上嘉宾提出来的问题,我们通常又未能给出最好的回答—他们最想了解一款应用在中国的推广和支付渠道,但任何人都没法在几分钟之内回答清楚这些问题。你会发现,当自己想认真地概括在中国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真的是挺困难的一件事。

比如,他们了解到,在中国,用户直接付费购买程序的意愿并不强烈。那么,支付渠道是什么?显然不是信用卡或Google Checkout。拜马云(微博)和雅虎的风波所赐,他们都知道支付宝(微博)(Alipay),于是他们就会扔出一个在他们看来逻辑正确但你却无法简单回答的问题:我为什么不能用支付宝当作Android Market和其它应用程序商店的支付工具?如果你解释说:支付宝更像是阿里巴巴(微博)和淘宝用户的内部支付渠道,任何一个平台都希望使用自己的支付工具的话,他们的表情就会变得很惊诧和复杂,好像支付宝不该值那么多钱。

再说到广告模式,你当然可以一下子推荐给他们多个移动广告平台,但却无法告诉他们哪个平台能让他们真正赚到钱。我那天还多了一句嘴,说到中国很多移动互联网收入是与“暗扣费”发生关系的,但当你跟这些对中国既好奇又疑虑的开发者解释“暗扣费”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你真的会觉察到,他们认为你说的真的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解释应用和游戏的推广渠道的难度更大。你首先得告诉他们那20多个Android手机的第三方应用程序商店都是哪儿来的。如果你跟他们说这里面有很多第三方商店已经被预装在手机里,但预装它们的不是手机厂商和电信运营商,而是非正规渠道的“水货”厂商,那之后的解释工作更绵延不绝:什么是水货、为什么买水货、iPhone为什么要越狱……

我有点后悔我的卖弄。因为结果通常是—你说了很多,他们知道了很多,对你表示感谢,但对中国市场的疑虑和不确定则更多了。没人愿意冒然闯入一扇幽闭的门,哪怕从门缝看进去的景致是那么诱人。

这个时候,我最强烈的感受是—我真的不愿意一个市场的“特殊性”会成为人们普遍理解它和进入它的障碍。日本和韩国的移动互联网市场也很特殊,但你却发现那些海外优秀的团队和公司仍然趋之若鹜。但人们对中国市场特殊性的好奇,却往往最终被累加的疑虑甚至恐惧断送。

在北京的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莎拉·莱西(Sarah Lacy)在向马化腾提问时提及中国的互联网环境是“外面的进不来,里面的出不去,这种情况能怎么办”?马化腾的回答大体是:还是有很多人希望利用互联网这个平台把中国搞乱,我们不希望没有管理的体系,尽管这可能导致中国的互联网不够全球化。

这是一个真心令我失望的答案—首先我认为监管的目的并非是阻遏中国互联网商业的全球化,更何况中国互联网生态的“特殊”环境并不都与监管相关。但小马哥的另一点说到了痛处:中国的创业团队和投资人看到了Techcrunch的一篇创业公司报道,一周之内就会出现上百个复制品。在我看来,中国的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是根据硅谷创业公司公关经理和科技博客作者们的工作节奏,来开发产品和看项目的。

如果你能看到帕洛阿图(Palo Alto)University Avenue上的那些创业者对来自中国的客人(创业者、投资者和媒体)每次见面前有多顾虑重重,你就知道这种“特殊性”带来的究竟是什么了。

宠物百科知识

宠物图片大全

仁科百华哪部最好看

早川濑里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