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转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旋转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学院派网络文学为何难获网友青睐【通讯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16 14:30:54 阅读: 来源:旋转门厂家

追踪热点

是对网络创作环境的“水土不服”,还是学院派网络文学没有市场?北大中文系的学生“试水”网络文学创作引发了不少人的思考—

网友阅读需求

北大高材生拼不过网络写手

中文系学子试水网文创作效果不佳

北京大学中文系在去年开设了“网络文学研究与创作”选修课程,中文系创意写作方向专业硕士的40多位学生选修了这一课程,学生们分别在起点中文网、腾讯创世中文、红袖添香、豆瓣等网站进行网络小说连载创作,然而经过半年多的实践,参与写作的同学并没有得到创作的丰收,他们所写的网络小说在网站发表后多数“石沉大海”,少有网友提及。在所有参加创作的同学中,由“哨子”团队创作的《妖店》在同学作品中排名第一,然而,这部倾尽创作同学心血的作品却因在网络上的点击率不高而受到网友揶揄。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近年来她一直倾心网络文学的研究工作。从2014年下半年,邵燕君提出“网络写作课”的概念,鼓励学生到网站上注册,进行网络文学创作。在邵燕君看来,这种让学生亲自到网络上试水写作的方式,不仅让学生对网络文学的研究更加深入,同时也通过亲身写作,让学生对网络文学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很快40多名学生分成了6个创作小组,他们在自己平日喜欢的文学网站上进行“驻场登记”,开始进行网络文学创作。在经过半年多的实践之后,同学们在网络上创作了不少“网文”,也积累了不少关于创作的体会。今年2月,有媒体就此事专门采访了邵燕君副教授,她表示,鼓励同学们“驻场”写作,可以让研究者对网络文学生产机制本身有更为切身的体会。邵燕君还特别举例说明:在各大网站上共有十余部作品,坚持到目前效果最好的是《妖店》。

随后,有媒体在创世中文网上查到了处于连载状态的《妖店》,这部小说截至2月中旬,已经累计更新56.2万字,被收藏194次。然而,这一消息发布之后,立刻引起了网友的关注。有网友表示,在创世中文网被收藏194次,意味着跟没什么收藏差不多,很多网友随便写个都市暧昧小说收藏者都不止这个数字。更多的网友也对这种创作行为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何北大中文系的高材生写不过网络写手?为什么学院派的网络文学在网络上遭受冷遇?

据了解,由北大创意写作研究生发表在创世中文网上的小说《妖店》的作者署名为“哨子”,“哨子”是由多名同学组成的创作团队,每天由不同的同学分别更新五六千字。在这部小说的创作伊始,同学们采取一边写作一边连载的方式,在网络上进行发表,创作小组由最初的4名同学增加至13名同学。这些参与创作的同学,都是北大在读的硕士生和博士生。截至今年5月5日,该小说已经更新111.4万字,虽然更新字数较2月中旬增加近1倍,但是读者收藏数量仅增加至248次,这个数字并没有太明显的突破。有参与创作的同学也意识到收藏低迷的现象,他们在网上写道:作为作者看到收藏低迷,心里确实觉得失落,“或许我们过分任性,没有考虑读者,写的仍旧是我们特别想写的那一部分。” 对此,邵燕君的解释是,让学生们在文学网站上进行创作实验的目的,不是为了要培养网络文学写手,更不是为了给网站输送创作人才,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学生们熟悉和了解网络创作的规则,通过网络创作出“带有学院精英色彩、更有文学理想”的网络文学作品。不过,邵燕君老师也坦言,在网络文学中学院派的网络文学作品的确生存艰难。

传统创作更重视文学价值

学院派网文难以符合网友阅读需求

对于学院派网文难获关注的现象,参与创作的同学和老师一直在试图寻找和分析原因,不少读者也对此有着自己的看法。 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学专业就读的柯惠龄平时喜欢网络文学,感觉网络文学中潜伏了好多网文“大咖”,如果有能力有时间的话,她也想尝试创作。柯惠龄觉得网络文学创作不需要培训,只要掌握一些基本技能就可以网上自学,学院派的写作风格有很多写作规矩的限制,在网上的创作应该去掉这些“条条框框”。该校新闻专业的王张雅同学也有相似的看法:认为网络文学创作不需要专业培训,作者应该自由发挥想象力,如果创作者有很深的专业背景对于网文写作未必是一件好事。

张博是壹线传媒新媒体部门负责人,负责网络文学编辑工作,同时他也是资深的网络小说爱好者,从当年“我吃西红柿”创作的《星辰变》到“江南”所写的《龙族》系列,从“天下霸唱”的《鬼吹灯》到“唐家三少”的《绝世唐门》,几乎所有在网络上具有影响力的网络小说他都读过。张博认为,网络小说之所以培养了大量的粉丝拥趸,主要是作者创作的想象力超越了读者的思维空间,相对于传统文学来说,网络文学不受拘泥限制,作者可以根据故事线索尽情发挥,甚至丝毫不用考虑小说创作过程中的承转启合、主线副线,那种酣畅淋漓的网络写作风格,让读者感受更加自由奔放的阅读体验。“我本身就是阅读爱好者,无论传统文学作品,还是网络文学作品,我都会大量接触,与传统文学作品相比,网络文学最大的特点是不拘泥于形式,很多特有的语言风格符合网络阅读的特点,这都是和传统文学的不同。”张博说。

刘俏杉是天津商学院公共管理专业研究生,曾经有一段时间,她特别痴迷于阅读都市女性题材的网络作品,“就像美剧迷追剧一样,我是天天在网络上等着作者更新,如果几天看不到作品更新,就会觉得很郁闷。”她对网络文学的看法是,网络文学的创作者几乎都来自网络,他们常年在网上厮混,熟悉网络语言环境,利用网络语言同用户沟通的能力长于一般人,所以他们写出来的作品肯定会得到读者的欢迎。“网络文学写手更加知道读者要的是什么,他们也比传统的文学创作者更加能够抓住读者的阅读心理,再加上他们特别强大的编写故事能力,在网上得到读者欢迎那也是必然的结果。”刘俏杉说。

就在今年3月,刘俏杉在北京参加了一次网络作家同网友的见面会。在那次见面会上,她与几位网络作家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那次见面会也让她感慨良多。“以前也听过很多作家的讲座,参加了不少的座谈会,我发现传统作家的创作思维是从内心出发,他们创作角度更多的是从文学的基本规律出发,传统作家更加看重的是文学价值,而网络作家则更看重故事,看重读者的反映,他们关注的是点击率和收藏率,至于作品的文学价值则被很多网络文学创作者放在了第二位。”

对于这种说法,网络文学编辑张博也表示认同。他认为网络小说的创作者有时更像电视剧的编剧,他们对于剧情发展的关注度始终是放在第一位的,因为电视剧中故事的发展决定了收视率,也决定了投资能否顺利回收。“更多的网络文学创作者考虑的是点击率,因为点击率可以给他们创造收益,对大多数的网络文学创作者来说,收益永远是第一位的。”张博说。他也用“商业大片”和“艺术电影”来形容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区别,“如果说传统文学是艺术电影的话,那么网络文学就是商业大片,单纯从艺术价值的角度上去衡量,艺术电影的内在价值一定是高于商业电影的,但是仅就电影票房所带来的市场价值来说,艺术电影就无法同商业电影比较了。”

更多读者对于学院派网络文学遇冷的现象表示“理解”,“这就像让一位美声唱法的演员到酒吧里去唱周杰伦的歌,效果可想而知,但你能说这位演员不会唱歌吗?”张博说。

“互联网+”时代写作更草根化、原生态化

高等学府中文专业更应发挥研究功能

虽然很多观点认同网络文学创作应该具有更多的“自由性”,但也有教师认为,建立培训机制,规范创作标准也是十分必要的。

付秋雁是天津外国语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的语文教师,她认为,只要是属于文学创作范畴,就应当合乎文学创作的基本标准,就应能分出优良中差,就应当有培训的相关机制。目前网络文学的专业标准没有建立起来,网络文学的培训机制也相应缺失,网络文学的创作者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摸索来写作,这给创作者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付秋雁老师说,网络文学创作培训不仅仅局限在文学写作技巧上,更应针对网络文学这一特殊平台进行相关培训,比如如何提高网络文学创作者的职业道德,不能因为网络的开放性而放松自己创作作品的尺度和规范,等等。

面对学院派的网络创作难题,不少专家也表示,不建议让中文系的同学到网络上去“试水”。

本市档案馆研究员、作家杨仲达先生说,不应该将中文系研究生的创作同网络文学创作进行对比。他认为,网络文学发端于网上,流行于网上,因为网络属于大众传媒,互联网具有它的自身特征和审美情趣,网络文学也因此具有其独特的一面,因此不能用网络的评判标准来判断文学创作的水平高下。除此之外,作为学院派文学创作的研究者应该清楚地认识到,严肃文学始终对于文学艺术导向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是文学艺术水平发展的基础,同时严肃文学也对大众文学的发展方向具有引领作用,虽然在网络时代中,严肃文学引领文学艺术发展的作用在逐渐减弱,但是不能否认严肃文学创作的基础功能。“我们从人类文学发展的历史角度上看,历史上能够流传下来的经典作品一定是艺术内涵丰富,具有较高艺术价值的文学作品。网络文学的创作基础和阅读诉求同严肃文学的方向完全不同,网络文学从某种角度上看,还具有自生自灭的特性,创作者且不受任何文学理论或创作导向的影响,这对于学院派的写作者来说,根本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

杨仲达说,“创作是一种独特的技术,更多的创作是源于写作者的内心思想,学生们如果像完成任务一样去搞创作,本身就具有风险,更何况是去搞要求点击率的网络文学,别说中文系的研究生去写网文,比如像博尔赫斯、卡尔维诺这样的世界文学大师的作品,如果放到网络中,也未必能有多高的点击率。”不过,杨仲达也表示赞成北京大学中文系教师学生的网络写作尝试,在他看来,高等学府的中文专业是要发挥研究机构的功能,建立并参与文学批评体系,如果单纯以研究者的心态来进行创作,也是一种不错的调研方式。“近年来一直有专家在讨论,中文系要不要培养作家,我的观点是作家不是在课堂中学出来的,课堂上更多的时间应该留给学术研究。”

天津作家协会理事,公安文学作家谢沁立说,“学院派网络文学难以得到网友关注的情况并不出人意料,不仅是学生,就连专业作家也未必适应网络创作环境。”谢沁立认为,即便是在传统媒体时代,作家也不是能够在课堂上培养出来的,就像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在《苦难的历程》中写到的: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我们就会纯净得不能再纯净了。“传统文学的写作不仅需要天赋,更需要阅历的沉淀与生活的磨砺。一个不接地气的人,一个仅能从书本到书本的人,很难想象,其会对生活有着多么深刻的理解和认识,也就更难以刻画出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谢沁立也提醒立志文学创作的学生,“互联网+”时代的写作手法和表达方式较传统文学创作更加独特,它的基本特征是草根化、原生态,网络文学作品往往是为一个特定人群代言,替一个专属时代发声,这种创作环境对网络作家的创作提出了更全面的要求,比如网络文学创作者必须长期浸淫在特有的网络环境中,还要对网民心态有着准确而生动的把握。在这方面,北大学子并不占优势,而负责指导的教师也多是纸上谈兵的居多,无法捕捉到网民随时变化的心灵轨迹,所以,写出来的东西被冷落也不奇怪。

“网络不相信出身,我认为,北大学子还是要首先做好自己,不必去凑这个网络创作的热闹。”谢沁立说。

(责任编辑:HN666)

温馨诊断关节炎需要先分好类

香蕉冬季防寒有新招

早泄对男人的影响不能忽视

推荐根除气管炎的食疗药膳

相关阅读